首页矿产供求行情报价矿种大全矿产企业矿冶设备矿业新闻矿业图片矿权交易矿业百科矿业法规选矿技术问答专题人才登录注册
矿秘书网 当前位置:矿秘书网 > 矿产资讯 > 正文

金川镍矿——中国镍都诞生记

2013-10-18 11:33:19 来源:矿秘书网采编 评论(0)

.

金川镍矿——中国镍都诞生记

中国镍都金昌市

金昌市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东部、祁连山麓北部,始建于1981年,是古丝绸之路上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金昌因盛产镍而闻名于世,其镍矿储量丰富、规模巨大,仅次于加拿大的萨德伯里矿,居世界第二、全国第一,被誉为"中国镍都"。

江泽民题词“腾飞的镍都”标志碑江泽民题词"腾飞的镍都"标志碑

化学元素周期

认识金昌,可以从一张巨大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开始。这张元素周期表铺设在金川公司新落成的科技广场上,每一种化学元素是一块一米见方的漆黑色地砖,每一块高高凸出的地砖表示着在金昌矿藏中发现的元素。这样凸出的地砖有十多块,有镍、铜和属于稀有金属的锇、铱、钌、铑等。该元素周期表形象地说明了金昌的"富有"宝藏。

镍矿石
镍矿石

金川镍矿

金川镍矿在甘肃省金昌市境内,位于祁连山北麓、河西走廊中部,隶属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金川有色金属公司。1958年,地质工作者在这片荒滩上找到了一块泛着银光的墨绿色石头,它就像孔雀展开的翠屏,因此被称为"孔雀石"。这块孔雀石的发现,标志着我国第一座镍矿—金川镍矿的问世,也开启了金昌城市的历史。从此,伴随着金川有色金属公司的发展,一座新兴的矿业城市在西北高原的茫茫戈壁上迅速崛起。1981年,金昌市成为甘肃省的省辖市。

 

 

 

 

 

  开发金川镍矿的激情岁月              

新中国被视为“贫镍国”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一直被国际社会视为"贫镍国",某国为我国加工制造的火车轮毂因为"减料"少镍,缺少强度,在乌鞘岭刹车时竟然磨损成了半拉轮子。当时真可谓是黄金可得镍难求。某科研实验单位调拨半吨镍,竟然需要共和国副总理批准。

甘肃金娃娃

1958年秋,甘肃省祁连山地质勘探队(现甘肃第六地质队)的科技人员依靠群众发现了金川镍矿。国务院获报后对此极为重视,立即调集人马进行追踪勘探。工作人员勘探后发现,在河西走廊东部腾格里沙漠边缘的龙首山下竞深埋着一个"聚宝盆"。这是一个多金属共生的大型硫化铜镍矿床,并伴生着大量稀有金属。1966年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在视察金川时,欣喜地把这个矿称作"金娃娃"!

金川镍矿矿区一角 金川镍矿矿区一角

 

 

 

 

 

 

 

 

 

 

 

 

 

 

 

 

各地人才汇聚金昌

开山取宝的日子到了。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号?下,1959年秋天,数千名工作人员从松辽、三湘、齐鲁大地,南国鱼米之乡,繁华的北京、上海,从抗美援朝归国部队的军营,从甘肃白银等地往金川集聚。在换乘的兰州车站,金川镍矿第一任总指挥杨激中和副总指挥史源不停地大喊:"那是一个苦地方,但有咱们国家急需的镍!现在,有困难的人可留下,愿去吃苦的人跟我上车!"最后竟然没有一人退缩,大家挤上闷罐火车颠簸西行,来到龙首山扎了家。这些人中有新中国培养的技术人员,有刚从清华大学、中南矿院、北方工大、长春建筑学校毕业的大中专学生,有从国家部委报名支援金川的干部,有从全国各地企业抽调的管理人员和优秀技术工人,还有部分工作人员的妻儿老小。

金川镍矿开采历程

当时,正是我国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金川镍矿克服了各种困难。该矿地处沙漠边缘,年降雨量不足140毫升,蒸发量更高,是"无水、无路、无电、无绿色、无人烟"的"五无地带,。当时大家驻扎的帐篷经常会被沙尘暴掀翻,大家还得到七八公里以外当地人畜共用的涝池取水。大伙甚至一个冬天都没有真正洗过脸,洗澡更是奢望。少量的柴油发电机只被用于生产,帐篷村和地窝铺村人们一直是在摸着黑生活。1960年除夕夜的3000斤萝卜大会餐和餐后誓师动员会,也只能点着蜡烛进行。更难的是,超强度劳动下粮食严重不足,干部定量24市斤、高空作业工定量最高40市斤,每人每月1.5两油,蔬菜也很少。后来连包谷、糜子、高粱杂面也无法保证,只能以骆驼草籽、树皮、萝卜樱子粉碎后当做食品食用……由于严重的饥饿、疲劳,大部分人患上了浮肿病,后来有人发明了用鼓皮、红糖、枣泥、谷糠揉成的"浮肿丸",大家的健康才有了点保证。

当时,"争时间、抢速度,大千快上、为国争光"的激情一直鼓舞着大家,基地上的所有人都抱着向大庆学习,向铁人看齐的信念,工作不讲条件、付出不讲报酬。在基地,大家斗风沙、战严寒、忍饥负重,人拉肩扛,砸冰掘土,紧张地工作。1961年盛夏的一天午后,高温气候使临时熔炼车间意外失火,火借高温凶猛异常,烈焰压向工地,压向大家临时住着的"帐篷街"。工作人员从四面八方赶来,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抢救,所有的资料、材料、设备完好无损,而许多抢险者家里却被大火"洗劫一空"。第一个冲进火场救火的22岁电工班长、共产党员艾金凯为抢救仪器仪表被大火吞没,成为为镍矿建设而光荣献身的第一人。

1960年5月,矿区第一声开矿的炮声终于响起。1964年秋天,龙首山下又相继发出了三声撼天动地的怒吼,这就是当时震惊西方世界的甘肃金川露天矿区的松动性大爆破!这是我国首次依靠自己的技术力量创造的奇迹。当时,3400多名参战者采用人工作业开掘出了总长度9607米的地下坑道89条,掏出的石料有3929立方米,在689个硐室装填进总量1982吨烈性炸药。三次大爆破取得成功,爆破岩石总量有273万立方米之多。几座高耸的山体被解体移走,露天矿区和相邻的龙首矿也相继投产,采出了原矿,同时矿区的选矿、冶炼系统也初具规模。

1964年初春,冶炼厂第一炉镍水出炉并首次生产出电解镍22吨。1966年,一座由我国自行勘探、设计、施工和全部利用国产设备、生产能力为1万吨电解镍的采选冶联合企业在大西北崛起,我国从此甩掉了贫镍的帽子。

1978年3月,在全国科学大会上,金川被列为全国三大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基地之一。1995年金月1扩建二期工程建成投产。今天,当初黄羊出没的"五无地带"已形成了一座蜚声国内外的新兴工业城市—中国镍都金昌。

 

 

 

 

 

 

 

 

 金川镍矿发现传奇          

1958年冬天,地质工作者在金昌白家嘴子一带进行野外普查1958年冬天,地质工作者在金昌白家嘴子一带进行野外普查

汤中立

汤中立,1934年生于安徽省安庆市。1952年,他从安庆高中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地质学院。1956年,北京地质学院举行首届毕业典礼,毕业生们来不及探亲、休息,就急急火火地奔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献身地质事业,为祖国找矿!"这些豪言壮语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当时新中国培养的一代骄子心声的真实反映。汤中立没有回到山清水秀的江南,而是和同伴们径直到了祁连山地质队,全身心地投入到大西北的地质事业中。

刚刚走出学校的大门,来到陌生的天地,一切都感到新鲜。汤中立深知,在学校里学到的书本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要想取得成就,就必须努力从实践中学习,在实践中锻炼提高。他虚心向老地质工作者和当时的苏联专家请教,不断丰富自己的实践知识,开阔自己的视野。经过一年多的努力,1957年他开始领导祁连山地质队一分队,在巍巍祁连山、茫茫戈壁滩,用知识的锋芒和青春的火焰与大自然周旋,在广裹的地质空白区留下了足迹,在地图上标出了一处处矿产标记。1958年6月,汤中立和一分队奉命从内蒙撤出,部署到河西走廊东部地区,配合并指导群众报矿。

汤中立和他带领的地质员王全仓、化验员邱会鸿、地方干部赵国良、汽车司机秦宗宽等五人,驾驶一辆苏制的嘎斯车从永昌县城东进,经张掖到武威、民勤又转到古浪、天祝等地。

镍矿初现端倪

1958年10月7日,是镍都开拓史上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这一天,汤中立一行五人从天祝返回永昌,这里是巡回检查的最后一站,也是一分队的基地—永昌境内东大山铁矿所在地。汤中立向县委书记王虎法汇报工作后,看到了煤田地质勘探局一四五队等单位和群众报来的许多矿石。在那些矿石中,一块核桃大小的矿石引起了他的特别注意。他凝视着这块小小的标本,极力从记忆中搜索,但怎么也不能恰当地对上号,于是决?立即去提供这块矿石的现场踏勘。当天,汤中立就找到驻扎在宁远堡的一四五队的报矿人唐东福,请他带路去现场。汤中立等人来到矿区,地质工作者的铁锤有史以来第一次敲响了这座巨大宝库的门扉。观察了不大一会儿,天色渐渐暗下来,背光的山坳中已分不清矿石的颜色和细节,然而见到十多米长的矿体和有远景的矿区轮廓,加上这让人眼花缭乱的很特别的矿化,美好的憧憬使汤中立等人很是兴奋。他们把采集的标本和样品尽其溜能地抱在怀里,告别了山峦,夜宿宁远堡一个生产大队的队部。

1959年苏联专家在金川镍矿勘探现场1959年苏联专家在金川镍矿勘探现场

这天晚上,吃的虽是粗茶淡饭,睡的是土炕布袅,条件远非舒适,但大家情绪极好,一向不苟言笑的汤中立竟也不顾一天的劳顿,提议玩扑克牌。他们几乎玩了一个通宵,当听到晨鸡报晓时才和衣躺下睡觉。第二天上午起床后,汤中立等人带了些干粮和水,又来到昨天看过的地方。这一次,汤中立、王全仓、邱会鸿、赵国良等四人,从一矿区东头进人,一直追索到矿区西头,见到岩体掩盖在戈壁滩下才折回向东。他们边走边看,一步三回头,待从一矿区出来又进人二矿区,一直到达二矿区的东端。当看不见超基性岩体时,他们看到自己乘坐的汽车已经等候在公路边.卜,这时已是下午。汤中立开始布置工作:"这个矿点从此就是我们的了。大个子(王全仓)、老赵,从明天起,你们就搬到这边来住,加紧进行踏勘追索,搞清岩体出露范围,尤其注意矿化.另外,在外围再找一找还有没有类似的岩体出露,过几天调山地工来先进行地表揭露。"布置完工作后,汤中立带着采集的标本和样品来到酒泉的祁连山地质队队部,分别向苏联专家扎古敏聂依和工程师陈矗汇报探察的情况,然后又返回到金川铜镍矿区。

陈鑫

陈鑫,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六合县,1944年毕业于昆明西南联大地学系。他学成于旧中国,服务于新中国。解放后短短几年,他辗转于内蒙古大草原和大西北的秦岭、祁连山地区,开创性地领导了白云鄂博、镜铁山等大型、特大型铁矿的勘探,成绩斐然。陈鑫对汤中立带来的标本进行了仔细观察,初步推断这块标本可能是铜镍矿石。1958年10月下旬的一天,陈鑫在送矿石标本去化验时嘱咐:一定要增加镍的分析。结果很快出来了,证实矿石标本的铜镍含最均达到工业品位.其中镍含量为0.9%,铜含量为16.05%,看到这个结果,陈鑫兴奋不已,他深知—镍的发现对新中国意义重大!当天下午5时许,陈鑫立即向队部要了车,从酒泉出发,夜行四百多公里,于次日上午到达河西堡,顾不得休息,立即与汤中立赶到目的地。

这时,王全仓、赵国良等人已带领工人挖出了部分探槽。他们共同观察了探槽揭露出的矿体氧化带。在陈鑫的指导下,工人在一矿区八行布置了第一个浅井。当浅井打到16米时,见到海绵晶结构的原生富矿体。金川镍矿发现的序曲由此奏响。

发现海绵晶结构原生富矿体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海绵晶结构原生富矿体的发现,标志着中国一百多年来缺镍少铂的时代到此画上了句号。1959年1月8日,中共甘肃省委向时任甘肃省地质局党委书记的丛健同志以及祁连山地质队的全体同志发来贺电。1月17日和25日,有两个钻孔相继开钻,3月初,已分别打到了厚层原生硫化铜镍矿体。至此,矿床的工业价值已被基本证实。

为了迅速转人矿床勘探,在陈学源(陈鑫调往省局后,由陈学源接任大队技术负责人)的具体指导下,正式开展了一矿区的初步勘探。汤中立作为陈学源的助手,任矿区地质工程师,积极投人到新阶段的勘探工作中。1959年4月15日,大队部从酒泉迁到当时还是一片荒原的金川,以便集中力量,加强现场指挥,以确保矿床初步勘探任务的完成。寂静的山野和空旷的荒原逐渐热闹了起来。经过全体队员的顽强拼搏和艰辛劳动,1959年9月6日,提前14天完成了一矿区初步勘探任务,提交了矿区第一份地质勘探报告—《白家嘴子硫化铜镍矿床第一矿区地质勘探中间报告》,为矿山建设和选冶厂设计提供了资源保障和地质依据。

正当矿区勘探初战告捷,全队职工鼓足千劲,准备进一步对一矿区开展详细勘探之际,新中国遇到了巨大的经济困难。三年困难时期,河西是全国的重灾区,地质队职工的粮食定量一降再降,生活极度?难。一矿区的详细勘探,就是在忍饥负重、人员减少的困境中进行的。陈学源、汤中立等没有向困难低头,他们希望尽快探明这个大型铜镍矿床,以解国家的燃眉之急。地质队组织了一次大会战,钻机开到20台,工人不够干部顶,大批科室人员被抽掉到第一线,组成了三台干部钻。同时,地质队延长了工作时间,把三班制改为两班制,每班12个小时。机关工作人员白天深人一线,晚上加班加点。到了编制一矿区最终勘探报告时,地质科的全体人员晚上12点以前很少有人睡觉。1961年2月,一矿区详细勘探结束,共完成钻探33260米,并编制了内容丰富的一矿区最终勘探报告。随后,又用一年时间对报告进行修改。1962年1月25日,最终勘探报告在警卫人员的护卫下直接送达北京,由全国储委金属专业小组组织冶金部的有色司、地矿司和有色设计总院、地质部地矿司等单位召开审批会议,正式审批了《甘肃省永昌县白家嘴子铜镍矿第一矿一区地质勘探最终报告》。至此,一矿区的勘探胜利完成,从而开始了大规模的矿业建设,西部露天矿和东部龙首矿的开拓工作全面展开。

 

 

 

 

 

 

   最大矿区的谜底是这样被揭开的                

汤中立院士汤中立院士

在一矿区勘探的同时,甘肃省地质张掖物探队和地质部航空物探大队与祁连山地质队配合,在矿区及其外围,进行了系统的物探和化探工作。经过地质、物化探的综合研究,对重点异常进行了钻探验证,发现了隐伏于第四系之下50-100米的金川铜镍矿床三、四矿区。1964年和1965年,在结束了一矿区的补充勘探之后,对三矿区进行了详细勘探,1966年6月提交了三矿区最终勘探报告。1972-1973年,在完成二矿区地质勘探之后,又对四矿区进行了初步勘探,并提交了相应的工业储量。

位于一矿区东侧的二矿区一直是个谜。它长约3公里,宽50-500米,在四个矿区中是最大的一个。超基性岩体除东部一段覆盖于第四系之下外,西段出露甚好,且呈现了较好的岩浆分异作用,按理应该有利于成矿。可是,整个二矿区地表无任何矿化显示,而且在1959-1963年间对一矿区勘探时,曾先后多次对其进行检查评价,打过19个普查钻孔,垂深达200-300米,除东部见到贫矿体(后来证实为2号主矿体)外,大多数钻孔落空,且西部的超基性岩体都有封闭的趋势。

随着一、三矿区的勘探结束,二矿区这个谜就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况且,这个谜解得好与坏,一方面决定着二矿区的命运,另一方面也决定着祁连山地质队的去留。祁连山地质队长欧阳章、副队长徐一民和大队技术负责人汤中立(1963年,陈学源调往省局后,由汤中立接任大队技术负责人),发动广大地质技术人员献计献策,集思广益。不少国内外地质专家前来考察时,也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和意见。通过广泛讨论并借鉴了一矿区的勘探经验,作出了"大胆设想,勇于探索,向深部找矿"的决定。

但是,向深部找矿意味着承担失败的风险,因为在有色金属勘探史上深部找矿的先例不多。二矿区地表无矿,要在400-500米以下找矿,没有太大把握。不过,二矿区也有有利因素.一是,岩体规模较大,且岩浆分异尚好。二是.与一矿区相比,岩石特征和??条件相似。因此,进行大胆探索是必要的。经过反复酝酿讨论.由汤中立提出的二矿区详查设计方案,于1965年2月28日被队党委扩大会议审查通过。随后,以任端进为组长的二矿区地勘组,再次开展二矿区的检查评价工作。

1965年4月16日.二矿区西部十二行勘探线ZK22号钻孔开钻。原设计孔深530米,打到371米时,穿过了超基性岩体,见到了下盘的白色大理岩,与以往浅部施工的两个钻孔一致.且超基性岩体有继续封闭的迹象。形势极为严峻!怎么办?是停钻还是继续钻进。队里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欧阳章召开队务扩大会议,研究这个棘手的问题。以工区和钻机领导为一方,认为再打已无必要,否则就是浪费;以汤中立和地勘组为另一方,坚持应继续打下去。汤中立他们怀疑目前所见岩体,可能为一分支,主岩体还在下面,因为一矿区有过这样的情况:在一矿区十二行勘探线的岩体下盘就有很厚的分支岩体,且矿体都在深部。会议最终支持了汤中立等人的意见,决定再打打看。会后,汤中立直奔兰州向省局作了请示,得到地矿处领导的支持,ZK22孔得以继续钻进!当钻孔打到410米时,奇迹发生了,果然打到了超基性岩体,证实了汤中立他们的推断是正确的。

7月下旬,一个刮着大风的天气,吉夫650型钻机钻到孔深566.71米时,奇迹出现了—喷水的岩心管里,吐出了金光灿灿的海绵晶铁状富矿蕊!全队沸腾了!地质员魏乾金激动地说不出话,他在填写记录表时激动得几乎流泪。随后便是几次修改设计,多次追加进尺并换上了千米大钻,一直打到924.87米,才穿透岩体和矿体。8月15日ZK22孔胜利完钻,终孔深度944.86米,矿体厚度358.16米,从而取得了深部找矿的重大突破,揭开了二矿区主矿体的奥秘。这一重大突破,对整个矿区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31岁的汤中立,用他特有的智慧、丰富的实践和坚定的信念,在金川镍矿勘探史和自己的人生历程中写下了辉煌的一笔。

 

 

 

 

 

 

 

 

 

 

   镍都的最大功臣—一个地质专家和一支地质队                

镍都的开拓者纪念碑镍都的开拓者纪念碑

1966年2月16日清晨,寒风刺骨。一个隆重的前所未有的二矿区勘探大会战的开工仪式在龙首山举行。16台650型和1000米型的大型钻机,全面部署在东西长约三公里的战线上。由数百名钻工列成的方阵,整齐雄伟,听候总指挥宣布每个钻机的任务和指令。8点整,一声炮响,16台钻机同时开钻,钻机的轰隆声,震撼着山谷和旷野,一场历史性的决战开始了。

不幸的是,二矿K勘探大会战的序幕刚刚拉开,"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汤中立和广大地质队员忍辱负重.排除错误思潮的干扰,解决了勘探工作中的各种难题,使二矿区的勘探得以顺利进行。因此,当七年过去后,祁连山地质队圆满地完成了二矿区详细的勘探任务—钻探总进尺107263米.钻孔185个,其中很多是1000米以下的深孔,最深可以达1202.77米;探明了二矿区西部隐伏于400-500米以下和东部隐伏于200-300米以下的两个特大型主矿体。其工业储量约为一矿区的四倍以上,且富矿占总储量的76%,从而使金川镍矿的规模跃居世界前列.为镍都建设奠定了更加坚实的基础。就在二矿区勘探工作即将结束,汤中立全力以赴准备编写勘探报告之际,谁能想到,忘我工作、无私奉献的地质专家汤中立竟被宣布为"不宜在矿区工作"的人,改派他去农场劳动。

 

1972年,汤中立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金川。从1958年到1972年,汤中立在金川奋斗了整整14个年头,跑遍了金川的沟沟坎坎,为金川一、二、三、四矿区的地质勘探和设计工作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汤中立对金川镍矿作出的贡献,共和国不会忘记。2004年3月5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参加全国十届人大二次会议甘肃代表团讨论。他在座谈中深情地说: "我对金川这个地方是有感情的,如果当时二矿不下决心钻机再深打孔,就不会有今天的金川。这个谁有功呢?汤中立同志是有功劳的。当时满可以停钻的,坚持下去,打下去,把二矿拿出来了……"

汤中立是一位优秀的矿床地质专家。他与其他专家合作,对金川矿区的区域地质背景、岩石学、矿物学、地球化学、同位素地质及成矿模式等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总结,提出了"深部溶离一多期贯人"的复式成矿模式,从理论上首次解释了像金川这样面积仅为1.34平方公里的小岩体,居然可以包涵有如此巨大的铜镍矿的原因。这种小岩体成大矿的学说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他系统考察了国内的这类矿体,作为第一作者,与别人共同编写了《中国镍矿床》,提出了形成这类矿床的两种岩浆系列和两种成矿模式。20世纪90年代以来,他考察了国外一些矿床,并对比了国内外120个同类矿床,提出了此类超大型矿床的划分标准、分类及其形成条件,先后撰写了一百多万字的论文和专著。由于在地矿专业方面的杰出成就和卓越贡献,1995年汤中立当选为全国第二批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的中国工程院院士;1996年,因主持完成"金川矿床成矿模式及区域成矿预测"这一科研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997年11月,获得我国地质行业最高Т蔚娜儆奖—"李四光科学奖"。

汤中立对金川镍矿作出的贡献,金川公司没有忘记。1986年6月12日,甘肃省人民政府、地质矿产部为纪念甘肃省地质矿产局第六地质队(原祁连山地质队),为发现和勘探金川铜镍矿作出的重大贡献,在金昌市金川公园隆重举行了"地质工作纪念碑"落成典礼大会。汤中立,这个在金川铜镍矿发现和勘探史上永远闪光的名字,作为镍都开拓者的代表之一,被镌刻在金昌市地质工作纪念碑上。2002年2月25日,公司授予汤中立院士"金川集团有限公司荣誉职工"称号。2004年4月20日,金川集团公司聘任汤中立院士为地质高级顾问,他在金川公司的聘任仪式上说:"我的一生最重要的活动.是同金川公司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始终把自己当作金川公司的一名职工,我只是金川公司历史长河里的一滴水,做了微不足道的成绩。我今年已70岁了,愿将自己的余生同金川公司的矿山建设事业结合在一起。金川找矿是有前景的,今后的找矿工作可能比20世纪60年代的探矿更困难。我愿继续努力,同公司的广大科技人员一道,力争取得更好的成绩。"

与汤中立一起,共和国和金川公司同样不能忘也没有忘记的,还有那支功勋卓著的地质勘探队—祁连山地质队。除了汤中立,还有陈鑫、陈学源、欧阳章、徐一民,还有其他许许多多默默奉献的其他地质队员,他们都是勘探金川镍矿的有功之人。从1958年祁连山地质队组建.到1974年金川铜镍矿的勘探工作全部结束的这16年中,祁连山地质队艰苦创业,累计钻孔深度为183000米,相当于钻透了20个珠穆朗玛峰,向国家提交了一个世界排名第三的特大型多金属共生的硫化铜镍矿床。16个春夏秋冬,16个寒来暑往,艰苦奋斗换来了辉煌成就。在祁连山地质队和矿山建设者的艰辛付出和不懈努力之下,一个崭新的现代化工业城市金昌—中国的镍都,耸立在中华大地上。

1959年,祁连山地质队出席了第一次全国群英会,受到党和国家的表彰与奖励。周恩来总理的表扬说:"甘肃镍矿队是个好队。"1978年8月,该队被甘肃省命名为"大庆式’的地质队。1980年4月,被国家地质部授予"功勋单位"称一号。

祁连山地质队的丰功伟绩,将永远被载入共和国的史册。

 

 

——《中国矿藏大发现》郭梦林 马虎中 窦贤/文

责任编辑:[金筱维]

关于矿产资源镍矿资源中国镍都金川镍矿的阅读

免责声明
  1. 1、本站不保证转载信息的正确性与可靠性,相关风险由浏览者自行承担;
  2. 2、站内原创作品,允许媒体或个人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
  3. 3、本站部分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企业自行承担,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4. 4、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涉及到作者版权及权益,作者可以发邮件到844758282@qq.com请求删除,我们会及时处理((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直接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5. 5、为了提高网站的质量,欢迎各界人士前来投稿。投稿热线为:0731-84168716 E-mail:844758282@qq.com。